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元音法堂 > 法师开示 > 综合 > 正文

达空法师:江南弥陀村2019年“认识自我”禅修营开示

0035ENxKzy7r9w3p2Qjdb&690.jpg

大家请合掌,请跟我念: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称)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今天跟大家简单讲讲禅宗六代祖师一些主要的得法因缘。禅宗是达摩祖师传入中国的,菩提达摩是印度禅宗的第二十八代祖师。释迦牟尼佛灵山会上讲经的时候,讲完了以后,手执着一朵鲜花示众,叫佛陀示众,迦叶微笑。就是释迦佛讲完课的时候,就用手拈起一朵金婆罗花,给大家看,所有的人都不知道释迦佛想表达什么,唯有佛陀的大弟子摩诃迦叶,他破颜微微一笑,然后释迦佛就说:“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摩诃迦叶尊者是印度禅宗初祖。

迦叶尊者传法给阿难尊者,释迦佛的十大弟子之一、多闻第一的阿难尊者是第二代祖师,一直传到了二十八代祖师菩提达摩,达摩祖师就把禅法传到了中国。达摩祖师在南北朝时期来到我们中国,因为当时我们中国的皇帝是梁武帝,他是南北朝时期梁朝的建立者,人称菩萨天子、佛心天子,是我们中国信佛的第一个皇帝,四次舍身出家于寺庙,然后他的大臣们又把他请回去。

达摩祖师来到中国的时候,第一个找的就是梁武帝。梁武帝见达摩祖师后问道:“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数,有何功德?”达摩祖师答道:“并无功德。”梁武帝很吃惊,又问道:“何以并无功德?”

达摩祖师说:“这只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非实。”梁武帝又问:“如何是真实功德?”达摩祖师说:“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于世求。”达摩祖师说他没有功德,然后皇帝就生气了:“

我干了这么多好事,怎么说没有功德呢?”梁武帝随后又问道:“何为圣谛第一义?”
达摩答:“廓然浩荡,本无圣贤。”梁武帝觉得:你是佛教徒吗?你看我做了这么多好事,你都说没功德,那我问你圣人所求的第一义谛是什么呢?达摩祖师说:“廓然无圣”,意思我们的心性犹如虚空一样灵明廓彻,一样也没有,哪里有圣有凡?然后梁武帝就更急了,怎么会说圣人也没有呢?反过来就问:“对朕者谁?”就是说对着我说话的这个人是谁?你不是西天的祖师来到中国了吗?你就是个圣人嘛!没有圣人,那你是谁?站在我对面的是谁啊?达摩祖师说:“不认。”不认识。就告诉他妙明真心廓然无物,何有相对?梁武帝无法契入,听不懂,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就请人把达摩祖师送走了。

虽然梁武帝建了很多寺庙,又度了很多人出家,但是他一直执著于功德相,所以就问:“我建了这么多寺庙,度了这么多出家人,有多少功德?”本来是想在达摩祖师前面炫耀炫耀的,谁知道达摩祖师不卖帐,就给他答了没有功德。禅宗六祖慧能大师在《六祖坛经》中说:“凡性是功,平等是德。念念无滞,常见本性其实妙用,名为功德。内心谦下是功,外行于礼是德;自性建立万法是功,心体离念是德;不离自性是功,应用无染是德;若修功德之人,心即不轻常行普敬,心常轻人,吾我不断即自无功;自性虚妄不实即自无德;为吾我自大,常轻一切故。念念无间是功,心行平直是德;自修性是功,自修身是德;功德须自性内见,不是布施供养之所求也。”六祖大师解释了好几个功德,什么叫功,什么叫德,不是有为的一些善事善法。

我们现在好多人做些善事,就觉得功德很大,天天说功德无量,那么在禅宗里面,它不著于善法的功德相,不是不做,是不著于功德相。所以梁武帝虽然是很认真地去行持善法,也学习经典教理,但是不能理解达摩祖师的意思。不仅是梁武帝没有理解达摩祖师的意思,在当时的中国,达摩祖师刚来中国的时候,不仅是受到平民的排斥,而且还受到很多大德的排斥,很多学问很高的,佛法理论学得很好的人、很有名很有地位的人都排斥,不能吸收与接受。

达摩祖师便离开江南,往北走,一苇度江,立在一根芦苇上过江,渡过了长江,去了少林寺,然后面壁等待机缘成熟。在那里一坐就坐了九年,面壁九年,目的就是等待机缘成熟,能够把大乘无相的禅法在中国传播下来。二祖慧可大师听说达摩祖师佛法精湛,就到少林寺来求达摩祖师给他传法讲法,可是达摩祖师时常面壁端坐,并不加以教诲。慧可大师于是就在鹅毛大雪铺天盖地的寒冬之际,虔诚地彻夜站立在雪地中,任凭积雪过膝,依然双手合十,直立不动。达摩祖师这时才回头问他:“你久立雪中,当求何事?”你在这里彻夜站立雪中,要干什么?为求什么?慧可大师说:“惟愿和尚慈悲,开甘露门,广度群品。”意思是向佛祖求法,请大德给我讲法。达摩祖师说:“诸佛无上妙道,旷劫精勤,难行能行,非忍而忍。岂以小德小智,轻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劳勤苦。”他说:诸佛成就佛法无上妙道,是多生多世累劫精进勤奋地修持,难行能行、难忍能忍,岂可用小德行、小智慧,以轻慢的心,就希望要求得真乘大法?那只能是徒自勤苦。要我给你传法,除非天降红雪。

因为如果你不著法相,不著语言相,不著一切色相的话,真是没话可说。达摩祖师说如果要让他给慧可大师传法,除非天下红雪。下雪天,雪都是白色的,天怎么会下红雪?于是二祖就拔出随身携带的戒刀,把自己的胳膊给卸下来,直接把左臂砍下来,鲜血喷在雪地里,把白的雪染成红色。他抓住血染的雪,就对达摩祖师说:“你看,天下红雪了,都是红色的,你现在要给我讲法了。”达摩祖师看到慧可大师对佛法信仰的虔诚,就说:“诸佛最初求道,为法忘形,汝今断臂吾前,求亦可在。”他说,诸佛最初求道的时候,都是不惜生命,为法忘躯的,现在你为了求法,也效法诸佛,砍断自己的手臂,这样求法,必定能成。

虽然那时慧可大师已经遍学大小乘的佛学教义,很有智慧,智慧很敏捷,但是他还不明白诸法空相、不著法相,非得要逼着达摩祖师想办法再给他讲,慧可大师说:“我心未宁,乞师与安。”达摩祖师说:“将心来与汝安。”慧可沉默良久,然后才说:“觅心了不可得。”达摩祖师说:“与汝安心竟。”慧可大师当下觉悟。

达摩祖师就问他:“你想要什么?”他说:“我现在心很不安,祈求师父为我安心。”因为胳膊砍下来疼呀,心很不安啊,要求祖师给我安心。“我的心很不安,求祖师给我安心”,这下达摩祖师就有戏了,因为你有要求,他就有办法。一个人没有任何要求的时候,谁拿你都没有办法,但是如果说你有要求的时候,他就有方法。达摩祖师就顺着这个说:“好啊,你把心拿过来,我给你安。”你不是不安心吗?叫我给你安心吗?好,你把心拿过来,我给你安。然后二祖慧可大师就很认地去寻思,从内心去寻找:我现在不是不安心吗?我的心在哪里呢?我怎么拿出来,让祖师给我安心呢?认真地去寻思自己内心,就在自己内心当中去寻找,寻遍自己的身心,找不到一点点东西。然后就回答达摩祖师:“寻心了不可得。”我找我的心,我一直找,什么都没有,不可得啊,拿不出来,没有一个什么东西存在,什么都没有。达摩祖师顺着这个劲就告诉他:“与汝安心竟”,我已经把你的心安好了。慧可祖师这一下反省过来,即于言下大悟,当下大彻大悟。达摩祖师于是就授法给他,传衣钵、法器给他,赐他法名慧可,慧可大师成为禅宗二祖。

二祖慧可大师于言下大悟以后,跟随达摩学习了一些经典,尤其是达摩祖师从印度带回来的《楞伽经》。达摩祖师把这部《楞伽经》也传给了二祖慧可,把他的衣钵也传给了二祖慧可,还做了一首偈颂:“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告诉了慧可祖师,禅宗的衣钵传承,在中国只能传到六代,六代以后就不能再传了。他这是预言,一花开五叶,禅宗的一花五叶,禅宗从达摩之后,传给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然后六祖慧能,衣钵就没有再传了。禅宗前面基本上都是一脉单传,从慧能大师之后就分开来,六祖慧能大师门下有48个大彻大悟的,包括南阳慧忠国师,都是六祖门下的能人,但是最厉害的人物,当属南岳的怀让禅师和青原的行思禅师。

后来的一花五叶,就是禅宗从青原行思、南岳怀让之后,分开了五家七派,都属于禅宗。五家是云门宗、曹洞宗、临济宗、法眼宗、沩仰宗,这么五大宗派。所谓“云门天子,临济将军,曹洞土民”,是古来禅林比较各家宗风的说法,比喻云门宗接化学人之方式犹如天子之诏敕,一次即决定万机,不得再问再应,令人毫无犹豫的余地;临济宗的禅风乃是“互换为机”,盖临济宗之师徒相对挨拶酬答时,每每互换机锋,易主为客,任运自如,活泼而严峻,展现生杀予夺之机,犹如将军之叱咤三军;曹洞宗的宗风则是隐秘殷实,所以在接引学人时,犹如农夫默默耕耘田地。

话说二祖慧可祖师得了法以后,他也没有急着去弘法利生,而是找一个小茅棚,直接住下来,除了自己平时修法、打坐,基本上还是在等待机缘成熟,再把法脉传下去。有一天来了一个修行人找二祖慧可禅师,他说:“弟子身缠风恙,请和尚忏罪。”我多年来身体很差,全身都是病,罪业很重。我来找祖师,听说你是得了达摩祖师衣钵的传人,属于禅宗二代祖师,我来找祖师给我忏罪,忏悔罪业。慧可祖师看看他说:“将罪来,与汝忏。”好啊,把你的罪拿过来,我替你忏罪。这个老修行人也认真地寻思了一下,在自己内心当中、身心当中去寻找,寻找了个遍,然后对二祖慧可说:“觅罪了不可得。”对啊,我真的找罪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找不到,没有任何痕迹。然后慧可也就顺势说:“与汝忏罪竟,宜依佛法僧住。”慧可禅师马上启发他:我已经把你的罪忏清净了,从此以后你应该皈依三宝,按照佛法出家为僧了。

老修行问:“今见和尚已知是僧,未审何名佛法?”今日见到和尚,已经知道僧了,但不知什么是佛法?二祖答:“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无二,僧宝依然。”是心即佛,是心即法,佛与法一体不二,心外无法,心外无佛,僧宝也是如此。老修行说:“今日始知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如其心然,佛法无二也。”今天我才明白罪性并不是一个实有,它既不在心内,又不在心外,又不在心的中间,它当体即是心的幻用,其性本空,觅之了不可得。他也是于言下大悟,这就是三祖僧璨大师。

僧璨大师跟二祖慧可大师悟道的契入,包括二祖接引僧璨大师的这种方法,和达摩祖师接引二祖的方法基本上是一样的。慧可大师就把衣钵传给了三祖僧璨,也给他赋了一首偈颂:“本来元有地,因地种花生,本来无有种,花亦不曾生。”这是二祖传给三祖的一个传法的偈颂。二祖把法传给三祖僧璨,自己就到处去游方去了,他历境练心,方便、神通什么都用。最后慧可大师受人诬告,遭到了当时县令的非法迫害,把他抓去砍头,二祖怡然顺受,毫无怨色,被杀头前从容作偈,曰:“四大原无我,五蕴本来空。将头临白刃,犹似斩春风。”慧可禅师活了一百零七岁,他砍下来的头,据说竟然流出来的血是白色,不是红色,在佛教里面,只有真正达到超级解脱的人,纯阳之体的人,他的血才是白色。当然我们也不是要深究这些,就是有记载的,也跟大家讲一下就好了。

三祖僧璨开悟以后,在二祖座下剃度出家,同年受了具足戒,北周武帝宇文邕灭佛,三祖就随二祖慧可南遁隐居,往来于司空山和天柱山之间长达15年之久,直到隋开皇十年,僧璨大师才正式驻锡山谷寺,公开弘扬禅法。三祖僧璨大师开悟以后,就住在二祖慧可禅师的茅棚里面,继续修行打坐,继续历练,历境练心。虽然于言下大悟,但就算开悟了,所谓理属顿悟,事需渐修,在道理上你顿悟了,明白了,但事上你还做不到。很多人都是这样,不仅是我们,祖师大德也是一样,顿悟了道理以后,在事相上面还是要一点一滴地脚踏实地去做的。不是说一开悟就不用再去做,还是要去做,所以说事需渐修,要在事相上不断努力、不断历练。

禅宗四祖是道信大师,他年少即异常聪颖,年读十数卷,熟读孔孟老庄,闲暇时听寺僧诵经,入耳即知下文,如同早已熟读,并且对大乘空宗诸解脱法门非常感兴趣,如同前世修习过一般,他还特别爱仿效僧仪,人皆夸为菩萨转世。道信禅师七岁出家,十四岁时礼谒三祖僧璨大师为师。一次他去礼拜僧璨大师,说:“愿和尚慈悲,乞与解脱法门。”他礼拜三祖之后就祈求祖师给他解脱的法门,不求别的,只求解脱。我们修行的人都有一个理念,要解脱生死轮回,要解脱这是修行人的目的。他就很直接对三祖僧璨大师说,不求别的,唯求解脱,请师父给予解脱的法门。三祖反问道:“谁缚汝? ”僧餐大师就问他:谁缚住你了?谁绑住你了?这缚就是绑住的意思,谁绑住你的?道信大师回答:“无人缚。”然后道信禅师也就用心寻思了一下,寻找了一下,没有谁绑住我。僧璨大师就告诉他:“为汝解缚竟。何更求解脱乎? ”已经帮你解脱了,既然没有人束缚你,那你就是解脱了,为什么还要寻求解脱的方法呢?道信大师闻言,当下大悟。

所以二祖、三祖、四祖悟道的因缘,接引的手法基本上是完全一样。三祖就把衣钵传给了四祖道信禅师,做了一首传法偈:“花种虽因地,从地种花生,若无人下种,花地尽无生。”这个意思就是阐述了地、种子、花等各种因缘构成的因果关系,有是因缘所产生的,它本身就是无生的。二祖、三祖、四祖的传法偈,阐述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也是因缘和合而生,生本身就是无生,所谓的无生,就是性空,阐述的空性,所谓的有就是缘起,所以是缘起性空。

四祖道信禅师从三祖僧璨大师学禅法十年,到二十六岁接了三祖的衣钵。后来行脚于江南一带,在庐山大林寺住了十年,最后,在湖北蕲州黄梅双峰山建寺,住了三十余年,寺中有僧俗五百多人,禅宗至此大兴。禅宗从四祖开始弘法,前面三代祖师基本上都是静修比较多,但是到了四祖道信禅师就开始讲法,以《楞伽经》为宗,重视禅定与观心,以一行三昧的念佛观为方便法,结合菩萨戒,开创戒禅合一的法门,门人也很多。

有一天,四祖路过一个村庄,在路上遇见了一位母亲带着孩子乞讨,四祖仔细地端详了一下这个孩子,觉得他很特殊,骨相奇特,看起来很灵光,细看,三十二大丈夫相中,只缺七种,虽然他的相貌不及佛圆满,但是如果他出家修道,二十年后,必定会大作佛事,能够继承佛法慧命,堪当众生的依处。于是他就问小孩:“子何姓?”你姓什么?这小孩说:“姓即有,不是常姓。”我有姓,但不是普通的姓。四祖问:“是何姓?”既不是普通的姓,那你到底是什么姓?这小孩直接就回答他:“是佛性。”不是常姓,是佛性。四祖又问:“汝无姓邪?”你难道没有姓吗?小孩说:“性空,故无。”姓氏只不过是一个假名安立,其性本空,所以说无姓,这个性指的是自性的性。四祖听了,就很清楚这孩子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决定不是一般的小孩,是个法器,直接就叫侍者去跟小孩的母亲化缘,请求她答应让这个孩子出家,将来必成大器。侍者就跟孩子妈妈说:“我师父说要带你儿子出家,他有大智慧,将来必定成器。”孩子的母亲想起这孩子神奇的身世以及发生在他身上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知道这一切都是宿世的因缘,于是就答应把孩子舍给四祖作弟子,在十三岁时正式披剃为沙弥,法号“弘忍”,后接道信衣钵,成为禅宗五祖。

五祖弘忍大师妈妈是单身母亲,他的身世是很不一般的,说到他的身世,这里面牵扯到弘忍大师的转世因缘。据《五灯会元》等禅宗史籍记载,弘忍大师,俗姓周,他的前世是破头山中的栽松道人,在四祖驻锡于破头山时,曾经问道于四祖:“法道可得闻乎?”您宣扬的禅法,我能够听闻吗?他前生本来很老了,找道信禅师,要求跟他学。四祖回答说:“汝已老,脱有闻,其能广化邪?倘若再来,吾尚可迟汝。”你年纪太大了,就算真能领悟禅法,又怎能继续弘扬呢?倘若你能再来一次,我应该还可以等你归来。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