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实修法门 > 永嘉禅法 > 永嘉禅法综合 > 正文

达照法师|《永嘉禅的历史和特色》——温州市佛教协会2021第一期“会长论坛”

1619101177397527.jpg
非常荣幸今天下午跟大家一起来分享《永嘉禅的历史与特色》。
永嘉禅的概述
永嘉禅就是以唐朝永嘉大师命名的大乘禅法,以天台的止观、永嘉大师的《永嘉禅宗集》和《永嘉证道歌》作为修行依据。它既是如来禅,又是祖师禅,同时还融汇了天台圆教的教理,宗教合一(这个宗就是禅宗、宗门,教就是教下)、顿渐合一(顿悟和渐修),既博大精深,又深入浅出,既平实稳妥,又奥妙无穷,既有高山仰止,又有润下之溪。
永嘉大师的生平
我这里就分两部分与大家一起分享。第一部分是永嘉大师与禅的历史,第二部分是永嘉大师禅法的特色。
禅的历史也是两个点,第一点是总体概括下永嘉大师禅法,在永嘉大师这一生的佛教历史上的点点滴滴,把主要的内容点出来。第二点就是根据永嘉大师这一生的修学经过做一个梳理。
永嘉大师俗姓戴,名明道,号永嘉大师。他是唐朝的著名高僧,是禅宗六祖慧能大师座下的五大禅师之一。在唐高宗麟德二年(公元665年)诞生于永嘉安仁坊,也就是现在温州鹿城区的九曲巷,是一个佛化家庭。初学天台教观,因读《维摩诘经》开悟,深得禅宗六祖慧能大师的印证,回温后大弘禅法,著《证道歌》与《禅宗集》传世。公元713年农历十月十七日圆寂,世寿48岁,安葬于松台山之巅。
到了唐宪宗元和年间(公元805年到808年之间),永嘉太守杜贲重修永嘉大师的墓,发现了他的遗体如生,也就是说一百年以后,他的身体并没有腐烂,所以他就上报朝廷,唐宪宗就敕令造永嘉大师的真身舍利塔,也就是现在在松台山上的净光塔。唐宪宗赐谥号“无相大师”,塔名“净光”。唐昭宗光化二年,净光塔周围建成塔院,赐额“净光禅院”。唐北海括州太守李邕为之撰《神道碑》。北宋太宗时赐扁“宿觉名山”。据《佛祖统计》卷十说:梵僧称《证道歌》为《东土大乘经》。所以,永嘉大师的《证道歌》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玄奘大师是从印度把佛经取回来的,鉴真和尚把佛法传到日本去的,以前有一位旧城指挥部的建筑师说“玄奘大师是采购员,鉴真和尚是推销员,永嘉大师才是制作员”,当然是开玩笑啊,他说永嘉大师的著作能够得到印度的高僧称之为《东土大乘经》,这是很不容易的。南宋嘉定二年二月,永嘉学派首领叶适撰《宿觉庵记》。元朝至正二十年,逆川大师发起修建净光塔。那个时候净光塔倒掉了,现在逆川大师修的很多塔桩上面还有刻着名字的。明朝洪武八年,净光塔又重建。明弘治年间(1499年),净光塔被毁。清朝雍正十一年,敕封永嘉大师为“洞明妙智永嘉觉禅师”。
2001年12月1日,温州市人民政府举行重建净光塔的奠基仪式。2003年1月1日,就是元旦,在净光塔基下发现了妙骨陶罐,15日市佛协组织迎请舍利子暂放在妙果寺。达崇老和尚、智明大和尚当时也在现场迎请永嘉大师的舍利子,有照片,我也看到了,据说舍利罐出土的时候,陶罐的底下有一只只彩色的气球飘上来,飘到那个树上,他们照片照下来,讲起来特别神奇。日本东京大学的博士小岛岱山听到了之后,专门到温州来朝拜。温籍的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专门题写了“宿觉名山”,并说:“温州历史上真正了不起的人物就是永嘉大师”。
2009年,我的《永嘉禅讲座》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2012年12月9日,温州市人民政府决定在妙果寺东边建永嘉大师宿觉讲堂,并在松台广场中心的位置造立了永嘉大师的露天铜像。上午我们马局长也讲到,永嘉大师是温州十大历史文化名人之一,是经过全市的市民选举出来的。当时在12年的时候,就是温州市政府决定在温州市的十大花园里造十大历史文化名人的公园造像,我们抓得紧,文件一发下来,我们马上就造了,造完了以后,永嘉大师的像在那里,其他的九座都没造起来,佛教干活快就是这样啊!13年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传印长老题写“永嘉大师纪念馆”,就是在松台山上。这是把有关永嘉大师的历史简单地梳理一下。后面我想把他一生当中跟禅宗相关的一个修学过程,跟大家做个分享。
温州市社科联想出一套连环画,其中有一本就是有关永嘉大师的,他们当时就叫我把永嘉大师的简历写出来,每一张画底下都有三行字,也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连环画规定就是94页,也不能多页,也不能少一页,我就根据他们的需要,把能找到的历史资料罗列在这里,今天也跟大家做一个分享。
永嘉大师,释玄觉,其祖戴侃公系汉末建安时人,传五世,燕公西晋时代人,再传九世号臻名烈。在梁朝天监年间,从剡溪迁入温州九曲巷,再传至六世豹公、彪公。豹公生了三个儿子,长子明璠,次子明宣,三子明道,明道就是永嘉大师。
《弘治温州府志》记载,九曲巷在寨桥,今温州鹿城区第一桥附近。第一桥是古城瑞安门,现今温州市区大南门内第一桥。所以府志中记载说永嘉大师是瑞安人,有一段时间听说整个温州都叫瑞安,也有这样的一个说法,实际上永嘉大师是温州鹿城区人。
丱(guàn)岁之时,聪角岁月,他随哥哥宣法师,宣法师是老二,他是老三,前往永嘉郡的西山龙兴寺,侍作沙弥,法名玄觉,日夜精勤,亲近善友,朝晡(bū) 问讯。
西山龙兴寺位于松台山的附近。因为玄觉大师从曹溪得法回到温州之后,就在龙兴寺旁边构筑了“龙兴别院”。《宋高僧传》说:睹其寺旁别有圣镜,于其岩下另筑禅庵。而龙兴别院的位置,就是现在的松台广场。别院的旁边,左边的一里地就是金沙井的位置,右边的一里地就是妙果寺现在的位置。按照建设寺院的一般规律,都会选择在坐北朝南的风水宝地开建,那个时候的土地并不是很贵,松台山清明桥都是城外的,不是城内。那是可以冬暖夏凉的方位,有利于僧人生活起居和修行办道。如此,极有可能就是现在的妙果寺。我只能说极有可能,也没有实物证明,是吧?但是有一点,现在的净光塔往东500米,就是现在的松台广场,现在是永嘉大师塑像所在地,差不多就那个位置。
玄觉大师早岁跟随天台七祖天宫慧威大师学习天台教理圆妙止观,二六时中,常冥静虑。除了学习佛法教理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深入修学禅定,也就是说十二个时辰里都在修学禅定。
《祖堂集》说:玄觉大师“曾在温州开元寺孝顺亲母,兼有姊,侍奉二人。”他的母亲和他的姐姐都在寺庙里面,还遭到了一些非议,导致“合寺合郭,人谤其僧。有一日亲母下世,着麻,未抛姊,又更为人谤”。他母亲去世了,他单独又带着他姐姐在那里修行,更又被人诽谤了,这是他的一个经历。《宋高僧传》记载:“兄宣法师者,亦名僧也。并犹子二人,并预辎伍。”他的哥哥当时也是著名的高僧,还有他哥哥的两个儿子也都出家为僧了,可见其母亲、哥哥、姐姐、两个侄子,一家总共有六个出家人。
玄觉大师出家在龙兴寺,修学天台宗的教法,每天练习天台止观圆妙法门,不是认真阅读理论性的佛经和祖师们的著作,就是认真打坐观照实践性的禅定功夫。通过努力用功,终于对佛法教理有了系统性的掌握,能够把皈依、发愿、持戒、亲近善友、听经闻法、如理思维、修习止观、回向菩提等,佛法修学次第,清晰明了地为大家开示。
据史料记载,头陀寺为玄觉大师剪发之地,应该是他出家后必须经历的求受三坛大戒的地方。这是我猜测,因为我们出家人平时每个月都要剪发,没有必要说在那里剪发,只有特殊的情况剪发才要记载一笔。也就是说,他曾经到温州南白象头陀山妙智禅寺完成了受具足戒,这是我猜测的,我想也是合理的猜测吧。从而正式成为一位合法的比丘僧,这张就是头陀寺祖堂里永嘉大师的像,还有头陀寺牌坊上写的“永嘉祖庭”。
另外,玄觉大师喜欢安静坐禅,据人们(就是研究佛教史的一些居士,瑞安市佛教协会的一帮人)推测,也到过瑞安高楼的石佛山结庐静修,在那里留下了石壁上雕刻的佛像和楷书的“曹溪”二字,这有照片。《证道歌》说:自从认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关。在那段住山岁月里,功夫进步非常得快,身心安泰,宁静轻安,潇洒自如,实为许多禅门弟子所向往!他回忆说:入深山,住兰若,岑崟幽邃长松下。优游静坐野僧家,阒(qù)寂安居实潇洒。非常洒脱的这种状态,这种状态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像是在松台山,因为“入深山”,松台山也谈不上深山,就是一座小山,所以在瑞安那个山上,我觉得也有可能,不是不可能。
但是,玄觉大师对山水间的优美环境并不执着,这点很重要,而是更加注重于内心与道所相应。曾经天台宗八祖玄朗大师写信给他说:你现在在城市里面居住很不合适,一个修道之人应该到深山里去,与白云为伴,青山为侣,这样修道更容易进步。结果永嘉大师回信说:如果住山修行,应该是见道而不见山,不应该是见山而不见道。如果见山而不见道,那跟城市的喧闹有什么区别呢?这个大家可以体会一下。另外他还说:如果我在城市里修行,见道而不见城市,我在城市修行跟住深山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后来玄朗大师就没再劝他到深山里面去住山了。
玄觉大师除了大量阅读佛经祖论以及世俗文书以外,还广参博闻,游历山川海域,到处参访善知识,为的都是能够更好地参透禅机。所以他说:游江海,涉山川,寻师访道为参禅。有时候,也会遭到各种莫名其妙的诽谤和污蔑,但是对于真正修道的他来说,都是能够用忍辱心化解掉的,所以他感叹说:从他谤,任他非,把火烧天徒自疲。我闻恰似饮甘露,消融顿入不思议。看到末法时期的一些乱象,或者众生遭受苦难时,大师的内心又是常常发出叹息:嗟末法,恶时世,众生福薄难调制。去圣远兮邪见深,魔强法弱多恐害。
玄觉大师学习天台教法,天台宗修行的最大特色就是读诵经典,在读诵经典时要求做到“随文入观”,也就是用心体会经典当中所描述的意理和境界,将身心融入古圣先贤的意境当中。在参学过程中,玄觉大师日夜兼程,深入经藏,分析义理,思维法要,常常达到了忘记时间、忘记休息的忘我境界,乃至于不能自拔,不能却步的地步。生命的种种疑虑、迷惑萦绕心间,艰难困顿!除了大量阅读经论和疏钞注释以外,玄觉大师还积极探讨世间各种学问,广学多思,博闻强记,学问日趋成熟。但在心性方面苦于未悟,所以他说:吾早年来积学问,亦曾讨疏寻经论。分别名相不知休,入海算沙徒自困 。
苍天不负有心人,玄觉大师终于在阅读了无数经论名著之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展阅《维摩诘经》的时候,深深地契入“不二法门”的妙义之中,法喜无量。顿时身心脱落,超越语言文字和一切名相概念,《维摩诘经》的深心直心是道场,无有一法可得,乃至无有言说,彻底圆融通透,自在无碍。所以他说:不见一法即如来,方得名为观自在。过去所学的经论义理宛然呈现,又是当下即空了无所得。此时已是悟道之人,诸法实相全体彰显,如如不动地看清了宇宙人生的缘起性空。真是:心镜明,鉴无碍,廓然莹彻周沙界。万像森罗影现中,一颗圆光非内外。
悟道之后的玄觉大师,并没有急着去大力弘扬禅法,而是继续努力禅修精进不懈,只是内心笃定自信满满,随缘与求道路上的知音者分享喜悦,这是一种多么惬意的禅者生涯。
一日,还是寻常做事,随缘待人接物,身心安泰清闲,一位东阳的玄策大师来访,相谈之下,玄策大师发现玄觉大师言必符宗乘。就是语言自然流露出来都是符合禅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妙义。玄策禅师感到非常高兴,同时又非常惊讶!惊叹永嘉大师所说之法,与禅宗六祖大师的说法如出一辙。因为玄策大师刚刚从曹溪六祖大师那里参学求道回来,路过温州,也是顺便拜见玄觉大师的。玄策禅师于是就问玄觉大师:您的师父是谁?听了谁的开导而有如此的深悟呢?玄觉大师非常淡定而自信地回答说:我没有固定的师父,学无常师,但学习大乘方等教法,在研习《维摩诘经》时才悟佛心宗。悟佛心宗也是玄觉大师自己讲出来的。玄策又问:谁给你验证呢?玄觉大师说:没有人给我印证。玄策大师就警示他:威音王前即可,威音王后,无师自悟皆天然外道。威音王佛就叫做劫初佛,什么是劫初佛?有时间、有空间开始就劫开始了,在落入时间和空间的层面上,你要说你悟了或没悟,你必须要有人验证,除非没有时间、没有空间,那你悟的时候就没话说了,这是禅宗很重要的一个方面。玄觉大师请求说:仁者为我验证。玄策说:我人微言轻,不足以证信;曹溪六祖传佛心印,可去请益。于是,玄觉大师就简单地准备了一下,于公元705年与玄策禅师一起从温州出发,布衣草履,跋山涉水,昼行夜坐,不远千里,前往禅宗圣地曹溪南华寺,寻求禅宗六祖慧能大师的指点与印证。
慧能大师俗姓卢,是岭南人,听客诵《金刚经》而有所省悟,于是去黄梅五祖弘忍大师座下求法,艰苦卓绝,舂米三个月有余。因廊上题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而深得五祖的器重。六祖得法的公案,大家都很清楚,我就不多说了。
五祖大师专门为慧能大师传讲《金刚经》,当他听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而顿悟。《六祖坛经》里说,他当时顿悟的时候就唱言: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不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于是传法印为禅宗六祖。
六祖得法之后,隐修与猎人堆里十五年。前段时间,有一家电影公司正准备拍摄慧能大师在广东怀集那一带隐居十五年的一部电影,现在好像他们也是喜欢拍某一个阶段,就有点像拍我们弘一大师在温州十二年,可能他们已经开始开拍了,关于六祖隐居的那一段时间。所以他在猎人堆里隐居了十五年,后观因缘成熟,正式剃度出家。当时他得法的时候还是行者的身份,并没有出家,与曹溪南华寺大弘东山法门,倡导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顿悟法门,四方学子云集座下,闻法悟道及受印证者不计其数。
所以玄策禅师极力推荐玄觉大师前往拜谒,并且以真诚之心陪同前往,可谓道情法义皆已具足。两人历尽艰辛,终于到达南华寺之后,稍微做了一些简单的安排,还没有休息整顿,就直接迫不及待地去拜见六祖了。这段拜见六祖的公案,想必大家都很熟悉。
玄觉大师同玄策禅师一起来参拜六祖大师,玄觉大师就右绕三匝,振锡而立,不着声色,就是什么话都没说。
六祖大师看到说: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德自何方而来,生大我慢?
玄觉大师回答说:生死事大,无常迅速。
六祖大师马上点拨他: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
玄觉大师说:体即无生,了本无速。他把悟到的马上跟六祖大师说了,生灭的本体从来没有生,没有灭,了达了生灭的本体也没有时间,所以也没有速不速,没有时间,没有空间。
所以六祖大师马上就肯定说:如是!如是!
玄觉大师这个时候才展具,并以恭敬之心现出威仪,至诚恳切地顶礼三拜。过了一会,玄觉大师便起身告辞,准备回温州了。禅要随时都能够表现出来,不是你想好了再表现,所以六祖大师看他准备回去了,就说:返太速乎?有些版本写“大速”,实际上是“太速”。
玄觉大师说:本自非动,岂有速焉?你看“你回去太快了吧”,这是个时间概念,动也没有,哪里有速不速呢?
六祖大师紧接着说:谁知非动?知道不动的那个“知”是什么东西?我们凡夫就把这个“知”当自我,就变成了凡夫轮回在路上。如果你看到这个“知”并没有我,其实当下就是你的真心。所以,他就要顶着你,你要说出来那句“本自非动”的时候,“谁知非动”,这是非常要紧的一点点拨他。玄觉大师,你看他能够踢球踢得很好,实际上问的人就是有问题的,因为法性本如如,你问来问去都是多此一举嘛。
所以,他马上说:仁者自生分别。这个仁者,过去对长辈、晚辈都可以称。这里玄觉大师既是说六祖大师“仁者自生分别”,同时也是说自己自生分别。因为所有的分别都是我们真心本具的,所以这句话也是两方面,一方面讲六祖大师,一方面讲自己,有分别的那就是有个东西在,没有分别才是无所得。
这么一讲,好像问题已经解决了。六祖大师这时候很肯定地说:汝甚得无生之意。这句话,禅宗的大德解读说,这叫绵里藏针。看上去表面上是肯定你了,你修得不错啊,你看你到了“你甚得无生之意”了,你一得意你就完蛋了,你一得意你就觉得“唉,我是悟道的人了”,你看“我执”马上就冒出来。玄觉大师是悟道的高僧啊,所以并不因此而满足,没有说“你这说完了,我就好了”,所以他更进一步地反诘六祖。因为他知道你绵里藏针,我抓着你的针,我会被刺,所以反过来,他就问六祖:无生岂有意耶?你甚得无生之意了,无生还有意吗?好厉害吧!
六祖大师又反过来问他:无意谁当分别?前面是六祖问他:谁知非动?他说:仁者自生分别。现在问:无意谁当分别呢?
玄觉大师回答得很巧妙,他说:分别亦非意。分别就是妙用无穷,背后并没有一个东西可以抓得住。如果你抓住一尘一法都是你轮回的根,都是无明啊!
此时,六祖大师第三次肯定并赞叹说:善哉,少留一宿!
有时候我们叫一宿(xiǔ)觉。宿(sù)觉名山,sù好像读起来好听一些,宿(xiǔ)觉名山难听,sù和xiǔ到底读哪个好,我也不知道,我觉得读宿(sù)觉名山好像好听点。
从那以后,大家都把永嘉大师称为“一宿(xiǔ)觉”,或者称他为“宿(xiǔ)觉禅师”,以此命名的寺院叫“宿(xiǔ)觉庵”,后来他居住的净光山也被称为“宿觉名山”,这就是六祖慧能大师赐他的称号。
得到印证的第二天,玄觉大师和玄策大师就拜别了曹溪六祖,《祖堂集》记载,玄觉次日告别慧能,慧能隆重地领众相送,玄觉行十步,振锡三下吟道:自从一见曹溪后,了知生死不相干。遂自步履行囊策杖回温。可以想见来时去时路途风光是何等的壮阔,一为寻求印证而去,气势磅礴,凛然屹立;一为证悟佛法真理而归,得师传承,后劲有加。真是:六般神用空不空,一颗圆光色非色!成为六祖座下五大弟子之一的玄觉大师,回到温州之后,更加精进用功,趁火打铁,在见地透彻的基础上加一把火,再把功夫彻底地跟上去。所以就需要重新找一个适合禅修静坐的地方,以便日常不受干扰。这个对很多修道的人都很重要,尤其我们佛学院的法师、同学,有时候你听法的时候,一下子觉得这个法讲得真好,一下子感觉内心心有戚戚焉,就感觉很默契了,然后你下了课以后,就又翻习气了,又照常生活了,你发现悟到的那些道理基本上派不上用场,什么原因?就没有马上趁火打铁。把正见学过来了,就按照佛法的正见来指导你怎么生活、怎么修习,这样子,你的学跟修才会真正地联系起来,这是很重要的。
那他回到温州,温州市有九山,九山我们这个地图都标出来了。海坛山是叶适之山,叶适是永嘉学派的奠基人。仁王山是吴越钱王之山。黄土山是赵不群之山。郭公山是郭璞之山。积谷山是谢灵运之山。华盖山是容成子之山。巽吉山是白玉蟾之山。灵官山是林灵素之山。松台山是玄觉大师之山,也是最富代表性之山。所以被总称为九山。九座山除了黄土山跟灵官山两座很小的山以外,其他的七座山正好是一个北斗,斗城,郭璞造温州城就是按北斗来造的。而松台山正好在最中间的这个位置,四周八座山都围绕松台山来转开的。因此,他把松台山又称为九山,旁边叫九山公园。
经过考察之后,玄学大师就在龙兴寺的旁边,不是很远的地方,睹其寺旁别有圣境,于是构筑了龙兴别院,从此过着“蓬莱仙境,岁月往还;华盖烟云,晨昏交集”静修生涯,这是非常让人羡慕的。
龙兴别院的位置,应该就是现在松台广场当中永嘉大师铜像的位置,因为圆寂之后入葬的地方在松台山之巅,距离龙兴别院只有五百步之遥,这个是有记载的。而且是“沧海荡其胸,青山拱起背”,现在永嘉大师的铜像往前面看,就是看到瓯江再往前海口的地方,朝那个方向看的,“沧海荡其胸”是写实的。《证道歌》里面也说:“江月照,松风吹,永夜轻宵何所为;佛性戒珠心地印,雾露云霞体上衣”,指的就是别院的位置。江心的明月照耀着,松台山的微风吹拂着,就“江月照,松风吹”,日夜精进,佛性与戒法的理事圆融于心地,云雾似乎护住了清静本体。
玄觉大师从此开始了顿悟禅法的传授和弘扬,一时名震大江南北,以及海外。参拜求学者络绎不绝,如车轮的核心的轴承一样,有向心力,四方游子云集而来,都围绕着这位禅门正脉佛法传人而团团转。
江浙一带三吴地区的饱参硕学之士,前来切磋讨教。甚至,还有更遥远的新罗国僧人,也都闻风而来,参拜在玄觉大师的座下,道路为之拥挤,盛况空前。
社会贤达也以亲近玄学大师为难能可贵!庆州刺史魏静也曾感叹说:静往因薄宦,亲臣接足,恨未尽于方寸。
大师与六祖座下其余四位禅师,我上面有这个表格,就是南岳怀让、菏泽神会、青原行思、南阳慧忠,同时被称为慧能大师门下的五大宗匠。
明朝徐应秋《玉芝堂谈会》记载,当年玄觉大师从漕溪回到温州,写出了《证道歌》,“即时定中,见其字化为金色,满虚空界”,《证道歌》这部作品放大光明,照满虚空,好像预示着这部千古不朽的名著必然要放光动地,宝藏无量。
尤其是在台禅(天台跟禅宗)融合的禅法思想方面,是开一代先河,为后来禅宗传承重视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风气指出了一条明路,所以后人研究学习之余,赞叹玄觉大师为“会通禅教”第一!
玄觉大师在接近城市的地方修道弘法,并且告诫住在深山老林的禅和子,应该心中念念有道而不是消极避世畅怀山水。就你对山水环境很喜欢,在那里悠哉悠哉的,那也不是修道人,所以这一点我们一定要规避这种文人的习气。这也为专门参禅悟道的行者做了一个重要的榜样,树立了今日城市佛教的标杆,也是城市佛教的一个典型。深山跟城市的这种区别,不是住的区别,而是你心里有没有道。
玄觉大师的禅法思想既有系统完整的教理次第,又有重点突出禅宗直指。既有皈依三宝、亲近善友、积功累德开始的如理思维,又有“上士一决一切了,中下多闻多不信”的直接了当,直指人心。
玄觉大师在接引学人的方法上,应机施教,对症下药,身教言教,双管齐下。所以,行座皆禅、著书立说、依次渐修、顿悟直指、歌赋吟诵、语默动静,种种手段可以同时运用,都是应对不同大众的各类根器而施设的。
由于度众生的方法多样,内容丰富,玄觉大师的声望远播,又靠近城市的松台山居住,学者越来越多,可见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
因此,惊动了婺州浦阳县佐溪山的玄朗禅师,特别写信规劝他去山居。玄朗禅师是天台宗第八祖,他给永嘉大师写信说:“自到灵溪,泰然心意”,意思说在深山里住得很舒服,你如果有时间过来跟我一起住吧。玄觉大师给他回信说:自别以来,经今数载,遥心眷想,时复成劳。现在收到你的信非常得开心,也是友情道谊跃然纸上。
这里面,就是我前面给大家已经讲过了,玄朗大师劝他入山修道,玄觉大师就说:“见道忘山者,人间亦寂也”,如果你见道忘记山了,在人多的地方也是很寂静的,如果你见山忘道呢,“山中乃喧也”,山中也是喧闹的。所以一定要,说“必能了阴无我,无我谁住人间”。
最后玄觉大师对玄朗禅师语重心长地说:“若非志朋,安敢轻触?宴寂之暇,时暂思量”,还是劝玄朗大师在深山里要好好想想,可别在那里天天只享受着深山老林那与世隔绝的美好,而忘记修道了。这个我觉得是最早提倡人间佛教的思想,所谓人间佛教就是佛教在生活当中,而不是脱离现实的生活。
玄觉大师以“绝学无为闲道人”的境界,精勤讲学,弟子们记录成文,把它编成《禅宗集》传世。
他的姐姐玄机尼师(也有记载说是他妹妹),也是一位禅门豪杰,所以女众也是非常了不起。无论功夫还是见地,都堪称彻悟心性的大德。常住平阳的净居寺,平日在大日山石窟里静修禅法,颇有功夫,自然与同时代禅门俊杰有着密切的互动切磋。
玄机尼师有一天突然兴起一个念头,心里想到:法性湛然深妙,原本没有来去之相,我这样厌恶喧哗而趋于定寂,算不得是通达法性的人。于是,立刻动身往访山下雪峰寺的住持雪峰禅师。
这里面也有一段公案。雪峰禅师看到一位比丘尼前来讨教,于是就问:你从哪里来?玄机回答:大日山。雪峰禅师微笑,话里暗藏机锋:太阳出来了没有?玄机回答:如果太阳出来了,雪峰岂不要被融化掉了。
雪峰禅师就问:你的法号是什么?答:玄机。雪峰禅师说:既是玄机,日织多少?玄机禅师直露心地本来面目而答道:寸丝不挂。这一语双关啊,就是修行内心没有丝毫的牵挂。雪峰禅师一时无语,机锋暂时告一段落。一般人到这里评价说雪峰禅师当然是败下阵来了,人家说得你无话可说。
讨论交流之后,玄机尼师起身准备离去,走出门外,雪峰禅师走到门口,就在他身后大声地叫了一句说:你的袈裟拖地了。玄机自然而然回头一看。雪峰就哈哈大笑:好一个寸丝不挂。意思是寸丝不挂你怎么还回头了。尼师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我这里有段解读,从公案前后来看,玄机尼师时时处处干脆利落,雪峰禅师处处勘验,可见禅师对弟子晚辈的提携与逼拶,不停地锥你,拿个锥子,你哪里痛,哪壶不开提哪壶,你有哪个毛病,拼命从你的毛病下手,找你的弱点。然后玄机尼师末后一招,回眸一看,如金刚王宝剑电光闪耀。唯雪峰之言当视为赞叹肯语耳!什么意思呢?很多人说玄机尼师好像没有达到寸丝不挂的地步。试问:如果你在前面走,后面的人说你袈裟拖地了,你无动于衷,你是个开悟的人吗?你不是成了木头了?所以他回头这一下还是对的,要回应。但雪峰还在那里笑着说寸丝不挂,真是无语哦!所以他就直接扭头就回去了。所以这个公案要自己去解读,到底背后是什么意思,自己去领悟更好一点。我们不要轻易地去下定论哪个赢了、哪个输了,那都是妄想。
据传玄机尼师曾经帮助永嘉大师整理《证道歌》,而且依据《证道歌》语言的风格,写了《圆明歌》,也是在《大藏经》里流传,也是脍炙人口,至今依然流传于世,令人受益。其禅悟境界和文学修养足见非同小可。
据说玄机禅师曾经征求玄觉大师意见——古今若干种死亡方式?大师列举了历朝历代各种形式之后,玄机尼师若有所悟。历史上,像阿难尊者直接飞到恒河上空,用三昧火自焚的;也有人跑到水里面往生的;也有人躺着走,也有人坐着走;也有人站着走;各种往生的情况都有。到了唐玄宗先天二年五月初八,玄机尼师倒立示寂,头朝下,脚朝上这么走的,屹然不动,推亦不倒,众人束手无策。这很神奇,是史料记载的,我们要是不信仰佛法的话,觉得真是不可思议,难以想象。于是大家就想出一个好办法来,就去恭请玄机尼师的弟弟,就是受到禅宗六祖印证开悟的玄觉大师前来解围。大师到了之后,指认尼师大声说道:生也颠倒,死也颠倒。于是随声扑倒在地,举行了隆重的仪式为其荼毗。
唐玄宗先天二年,玄机尼师是五月初八往生的,永嘉大师是十月十七,相差五个多月,在松台西边的宿觉庵安居(禁足于西岩),昨天大和尚还说我们温州佛教界的寺庙都应该安居持戒,弘扬佛法的戒法,永嘉大师悟道以后,他也是要安居的。快要结束的时候,他率领众弟子到了松台山顶,在看着龙兴别院的地方,喟然叹曰:人物骈阗,花举蓊蔚,何用之为?这句话意思是人这么多,花开得那么热闹,何必如此呢?他看着眼前的虚空就这么感叹!
他的门人吴兴兴师,新罗国宣师数人一同听闻了玄觉大师的叹息,大家都猜测不透大师说话的意思,但能感觉到大师说话的神情有些神秘,于是请教大师何出此言。过了一会儿,玄觉大师就自己解释到,昔日有一位禅师和他的诸多弟子游赏之后,远远望着一座山,忽然就感叹地唱出:人物多矣!弟子也不能测度师意,过后不久此师舍寿,殡葬于所望之地。
玄觉大师为大家解释了自己的感慨内涵,提前数月就已经明确告知弟子们预知时至的情景。人山人海地拥戴着鲜花,送葬的场景十分隆重庄严,这又有什么必要呢?
又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大家看到洁白的雁阵,1000余只飞过龙兴别院的西边,玄觉大师的侍者不由自主地说了一句,鸿雁从哪里来的?虚空中有回声说:为指示大师墓所,特意从东海出来的。
世事无常,有漏皆苦。圣人出世,时一现尔!玄觉大师知道了六祖慧能大师已于八月初三夜圆寂,他自己依止的法师天宫慧威大师也将于12月入灭,他也自知化缘将尽,同师共契,常寂光中,普照人天。
先天二年,农历10月17日,一代宗主玄觉大师住世圆满,在龙兴别院的禅房中,在众多弟子的围绕下,珈趺端坐,安然而逝。
弟子们遵照大师的遗嘱,在西山之阳距离龙兴别院有一里路程(五百步的位置)及松台山巅的平坦处,奉安真身宝所。僧俗二众闻声云集,送殡繁拥,人物沸腾,受其道德感动的人如此之多。
其弟子有惠超、惠持、等慈、玄寂等都能传授乃师之法,颇受时人推崇。为了避玄觉大师之讳而以其出生弘法圆寂之地名来尊称为永嘉大师、真觉大师,或宿觉大师。
他的在家弟子庆州刺史魏静编辑其文稿《永嘉集》传世。《弘治温州府志》记载,唐代著名书法家李邕为他撰写神道碑,碑文有:无证无修,不离此心而得佛;或默或语,未尝有法以示人。
永嘉大师的《证道歌》与《禅宗集》被历代藏经所收录,冬至岭南,西至敦煌,自唐至今,由中而外。《证道歌》被多种书法和语言广为传颂弘扬,1985年2月,宣化上人在美国宣讲《证道歌》,撰偈歌颂祖师。1998年,木鱼老和尚在江心寺祖师殿塑造永嘉大师金身。1993年,日本曹洞宗协会理事春上博优一行四人来朝拜永嘉大师圣迹。2001年12月1日温州市人民政府举行重建净光塔奠基仪式。2002日本永平寺住持木玲哲雄博士一行专程朝拜永嘉大师圣迹。2003年元月一日,在净光塔塔基下发现舍利子。请南怀瑾先生题写“宿觉名山”。2006年8月5日,温州永嘉禅学习班正式开班。2009年,温州佛教永嘉禅学会,本人有幸当会长弘扬永嘉大师的禅法。同年,《永嘉禅讲座》在人民大学出版。每年农历的十月十七到二十三日这七日,举办永嘉大师舍利子的瞻仰祈福法会。2011年10月起,定期组织一宿觉的禅修营学习班和各种文化论坛。2012年8月20日,净光塔移交给宗教局委托佛教界管理。同年的11月9日,市政府决定在妙果寺东边建永嘉大师的“宿觉讲堂”,传印长老为“永嘉大师纪念馆”题词。
永嘉禅要义
第二部分想跟大家再分享一下永嘉禅的特色。永嘉玄觉大师的禅法思想,主要表现在他修学过程当中得以受益的各类经论和他传世的两部著作,将其修学过程的成果依次排列为:《天台止观法门》、《永嘉禅宗集》、《维摩诘经》、《六祖坛经》、《永嘉证道歌》、《妙法莲华经》等六部著作,这也应对了天台宗智者大师判释佛陀一代时教为五时八教的“五时”次第,这是巧合还是修道过程的必经之道呢?
智者大师判佛陀一代时教是华严、阿含、方等、般若、法华涅槃时。而永嘉大师的修学,早期他先学天台的止观法门,著有《永嘉禅宗集》。第二阶段,他读了《维摩诘经》开悟,是属于方等时的一部最典型的典籍,就是回小向大。《华严经》是佛直叙胸怀,讲佛的境界的,二乘人听了都如聋若哑,根本听不懂,不知道说什么,叫“有耳不听圆通法,有眼不见舍那身”,所以佛要把台阶往下放。就我们如果听大乘佛法听不懂,你把它放下来听四阿含,阿含佛教一听就容易听懂,因为阿含佛教讲人生是苦,所有的人都体会到人生有苦;然后告诉你苦是有原因的,一听苦确实是有原因的;第三个说苦和苦的原因都是可以消灭的,我们就有希望了;消灭是有办法的;你看,四谛三十七道品就出来了。所以,现在的南传佛教都是属于上座部的解脱道的佛法,对于我们普通的人来说,是更加的接地气一点,就是它的修法离我们更近一点。所以大家契入了阿含以后都想求解脱,不想发生生世世利益众生的心了,因为阿含经的教理就是你此生是轮回,解脱轮回就是涅槃,除了生死就是涅槃,只有两条路没有第三条路,在逻辑思维上很简单,但是在整个大乘佛法的观照之下,还是不够全面的。所以,太全面了我们难以理解,那你先理解这一步。
永嘉大师初期就学这个止观法门,先把妄想停下来,狂心一歇,歇下来以后再读回小向大的《维摩诘经》,他就能够悟到其中的一些道理了。《维摩诘经》,就是当你解脱以后,有智慧不住在轮回,叫有智慧不住生死,同时你要有慈悲不住涅槃。小乘人确实要证涅槃为己任的,但是大乘的绝对不能只停留在涅槃里,有住涅槃是小乘涅槃,大乘是无住涅槃,所以叫悲智双运。这样解脱了以后还不舍众生的,这个大乘的思想在方等、般若典籍里面讲得非常的透彻,所以他读《维摩诘经》就开悟了。
开悟以后,他经六祖大师印证,六祖大师是听《金刚经》开悟的,《金刚经》是般若系的代表经典,六祖大师的《坛经》也是以般若为核心的。大家如果读六祖的书,读禅宗的书,全部都以般若作为一个契入点的,所以是般若时的典型的代表,永嘉大师又是六祖大师印证的,这是一个方面。
印证完后,他回到温州来弘扬大乘禅法,永嘉大师《证道歌》。《证道歌》里面饱含着法华涅槃的诸法实相的思想,所以这一点就可以看到他弘扬大乘圆顿的禅法,是他最成熟的时期,也是佛陀一代时教最后的最圆满的教法。
《永嘉禅宗集》一卷,又称《禅宗永嘉集》、《永嘉禅集》、《永嘉集》、或者《玄觉永嘉集》。此书是永嘉大师所撰,庆州刺史魏静所编辑。今收在《大正藏》第四十八册。
《永嘉证道歌》一卷,略称《证道歌》,收在《大正藏》第四十八册,全书以1814个字、247句的长诗,叙述大师参阅禅宗六祖慧能大师之后的大悟心境,包括了修道、见道、证道等各个层面的禅修指导思想,是禅门中不可多得的宝典。
这里面它的特色是什么?我们梳理了一下,就是《永嘉禅宗集》的教观思想是天台教法的止观法门为主,有奢摩他、毗婆舍那、优毕叉,就是止、观和止观并运;它的禅观思想是早期禅法的禅数之学为辅,一主一辅。对不知下手处的禅修者来说,更是一条可行的方便入门之路。很多人对顿悟确实无从下手,所以他觉得有一条路可以走。
北京大学楼宇烈教授为这本《永嘉禅讲座初级》写的序,他说:首先从追溯永嘉禅法的渊源——天台止观学入手,在上编《止观入门》部分,详细地、精要地阐发了智顗大师《童蒙止观》中关于修止观法的条件、方法、步骤、境界等内容。而在下编《禅修要义》部分,则系统地阐述了永嘉禅师《永嘉禅宗集》中所总结的禅法修证体系。后面是他给我的一段鼓励:为初入禅门者如此详尽地开示了永嘉禅之修行路径,为广大禅子们提供了一条禅修宝筏,诚今日禅门可喜之嘉事。
“中级班的教材是以开悟真心《维摩经》选读19章和直指见性《坛经》选读10章,分为上下编而成,共有29章。主要介绍的是永嘉禅中级班的两部著作核心思想,从《维摩经》的选读中体现了永嘉大师阅读此经而开悟的禅法思想,同时也对《六祖坛经》中关于直指见性的顿悟法门做了具体的阐述,以简朴直白的语言讲解了教下的心性之法,也对宗门直指之道予以发扬,更结合现实生活在家与出家人的修学问题做了一些开导”,这是复旦大学王雷泉教授为《永嘉禅讲座中级》写的一篇序里面的摘要。他说:永嘉玄觉实质性地开创了禅教会通的理论建构和可供操作的禅修实践。永嘉禅法顿渐并行的实修风格,其后影响台、禅两宗极为深远,从而扭转了台宗后世只重讲教不重实修的流弊,同时使禅者着从文字禅、口头禅的颓风中,走向了真参实学。永嘉玄觉以理事不二的方法融合了禅教的见地、行愿和修证,在天台圆理顿悟的架构中,建构了简明而清晰的佛教修学体系,弘扬永嘉禅法对当前汉传佛教的复兴有着重大的意义。
这套丛书选辑永嘉禅的主要经典《永嘉禅宗集》、《维摩经》、《六祖坛经》、《永嘉证道歌》和《法华经》,以永嘉大师修学、开悟、弘法三个阶段为脉络,通过深入浅出地讲解,架构起次第严谨的初、中、高三级教材。这套丛书的出版,既是永嘉禅研究的丰富成果,也为汉传佛教修学体系的重建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高级班的教材,是以圆顿禅法《证道歌》讲解14章和诸法实相《法华经》选讲10章,分为上下编共24章。主要是从修证参悟的角度,详细解读了永嘉大师《证道歌》的内容,和天台宗据以建立宗派的根本依据《法华经》为主要思想,包括了直指见性的南宗顿悟禅法和籍教悟宗的教下观照法门,从而可以看出永嘉大师的思想来源于禅宗和天台宗的完美结合,实属于汉传佛教历史上的“禅教合一”的第一人,对今后弘扬佛法的启示也是巨大的。
高级班教材的序是上海师范大学的方广锠教授写的,我这里摘了两小段:玄觉法师是历史上吸收禅宗与天台双方特点,会融禅宗与天台的第一人,他的《永嘉证道歌》充分体现了会融禅宗与天台的风格。如果前面我说的“禅宗与天台宗的理论与修持相对更适合中国之需要”这一观点可以成立,则作为会融禅宗、天台的第一人,玄觉法师在中国佛教史上的重要地位需要重新评价,他所撰的《永嘉证道歌》在佛教中的重要地位需要重新评价,《永嘉证道歌》中的思想资源需要认真地阐发与发掘。
我相信,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会融了禅宗、天台的“永嘉禅”内涵着强大的生命力,如果进而与密法及仪轨相结合,则完全可能为新时代中国佛教的发展开拓新的局面。
台湾慈光禅学院惠空法师,永嘉禅是最早他在90年代就提出来了,他做过一个总结:永嘉禅法是永嘉禅师在《永嘉禅宗集》中教导后学修行的方法,其特色在于以天台宗止观的理路来阐明禅宗的修悟方法。永嘉禅法实际止观运心部分分成:奢摩他、毗婆舍那、优毕叉三个层次,自浅而深,条理分明,是现时代修行禅宗的方面。永嘉禅法善巧地指陈出禅宗的本质,可以资益禅宗他家禅法的契入。永嘉禅法具有五大优点:理路清晰、次第分明、身心轻安、着重智慧、便易操作。
以上就是跟大家分享的永嘉大师的生平,和永嘉禅法的一些特点,感谢大家,阿弥陀佛!
Copyright © 2015   yuanyinsi.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元音寺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05895号-1   宗场证字(鲁)F000000001号